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美妆博物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智库解析北京社会化养老 【北京美妆博物馆美妆智库】  

2014-02-24 16:59:02|  分类: 美妆智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智库解析北京社会化养老

【北京美妆博物馆美妆智库】

  智库杨志刚引言:近几年智库一直关注中国养老问题,我也参加了中国最具规模的养老医疗基地的建设,在投资上百亿能接纳上万客户养老的健康城中,我担任了抗衰老研究所的所长。最近国工委要求我们致力于宣传国家政策、搭建政企平台、组建中国抗衰老养生和养老保健专家委员会,在此我们为您解析北京的社会化养老。 

  改革开放以来,很多行业发展的规律说明,政府管得越多的行业,发展越慢,政府管得相对较少的行业,发展得更加快速,如互联网行业。希望政府能够定好位,管好该管的,放手该放的。发展社会化养老,政府要学会放权,这也是改革的重要方向,国家改革在往减政放权方面努力,养老如果政府之手面面俱到,将无助于养老产业的发展;考虑到养老具有一定的公益属性,所以政府一定要把握好,兼顾养老公益性的同时,也需要保证社会力量投入养老产业,有一定的盈利空间,如果社会力量投入养老产业,连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,那将没有动力和积极性,引入社会力量发展养老产业将成为一句空话。

   智库立凡建议确立了社会化的方向,就需要有更彻底的市场化思维。政府之手无需面面俱到,让社会力量看到养老产业的市场前景,才会有社会力量的积极投入。

 

 

  在养老压力日渐沉重的情况下,以政府兜底,社会化运营为方向的养老模式已经形成。公办养老机构改制实现社会化运营,就是北京今年民政工作的重点。政府将在划拨建设养老院的土地、养老院硬件设施、养老机构监管等方面投入更多,同时把运营交给优质的社会力量。

 

  引入社会化力量是养老改革的必然选择,而目前的养老机制与社会化的改革方向间,仍有待磨合之处。如果在改革方案中没有细致考量和设计,社会化养老体系的推进仍可能步履艰难。其中需要优先明晰的是,政府如何履行兜底之责,如何让养老业吸引社会力量。

  

  从政府兜底职责看,北京市目前较为明确的是公建民营这一块,即政府提供养老设施的基本要件,同时退出一般经营。但政府兜底,还应包括对无能力支付社会化养老的最困难群体的养老职责。哪些老人应由政府兜底抚养,如何甄别老人的失能、失依、失养情况,对政府的征信能力和行政公平性都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。目前,从公平分配养老资源的角度讲,政府部门需要先解决存量养老资源乱配的情况,然后再行重新分配。显然,这不是一个部门能完成的事。

 

  更严峻的挑战在于,养老产业对社会资金缺乏真正的吸引力,养老护理人员流失情况严重。一方面是就业压力巨大,另一方面本应是朝阳产业的养老业人员缺口越来越大。这种情况并非北京独有,在这方面,制度改进的空间仍然很大。伴随着公建民营的改革,民政部门将会同发展改革部门做好养老服务收费价格指导工作,养老服务收费将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。

  

  没有产业化的孵化,养老的社会化转制就只能是空谈。制定养老指导价固然出于防止养老实体克扣老人的好意,但若不能掌握好度,实际效果可能打折扣。如果指导价是普遍适用的,民营养老机构因为缺乏公办机构来自政府的兜底红利,在竞争和盈利前景上都会处于弱势地位;如果指导价只适用于公办机构,则在经营上可能会缺少社会力量接盘,等于把潜在养老人群向公办机构赶,从而加剧资源配置失衡。

 

  确立了社会化的方向,就需要有更彻底的市场化思维。政府之手无需面面俱到,特别是在价格方面。让社会力量看到养老产业的市场前景,才会有社会力量的积极投入。在完全市场化的竞争中,养老价格将趋于合理,因竞争而细分的养老产业也将带来养老质量的提高。

 

  北京两会期间,智库文辉提议,可将政府各单位所属的闲置度假村、疗养院、招待所等改造为养老院,有效增加养老资源投放的同时盘活现有设施。

  

  北京养老资源的短缺,人所共知。新京报曾有调查,老人想进有些公立养老院,甚至要排队十年,才有可能轮上。尽管政府和社会都在想办法,但无论硬件还是软件的建设,都需要时间;想迅速弥补这方面的缺口,仍有很大困难。现在政协委员想到的改造政府所属的疗养院等,不失为可取的捷径

 

  因为历史原因,很多地方政府的下属各部门,都曾建立相关的度假村、培训中心、疗养院所等,有些是专门供政府部门内部人员使用,有些则是想通过市场化运营来创收。前一种的存在本身就不合理,属于应该取缔的范畴;而后一种,因为出身和运营都不够市场化,往往靠政府部门内部消费才能维持。在中央八项规定等约束之下,生存举步维艰。如委员初步调研结果所显示,多数处于亏损、闲置或半闲置状态。

  

  一边是社会的养老需求存在巨大缺口,一边是优质的资源被闲置,如果能将二者打通,就能达到多赢效果。在道义上,这些机构多是占用公共资源,用于养老的公共服务,更加名正言顺;在可行性上,这些机构原先就立足于服务,即便转换了服务对象,软硬件资源都能继续使用。综合来看,让这些机构转型,在理论上是可以期待的。

 

  当务之急,先要进行相关资源的盘点。尽管很多人在各种私下场合,听说过一些政府疗养院等的存在,但在公开渠道却很难获知这些机构的详细情况。北京到底有多少这样的疗养院、招待所,其权属和效益情况怎样?既然政协委员有所调研,最好能公布详细调研情况,督促各政府部门回应。即便不考虑养老问题,某些部门私下占用优质资源,也是不合适的。

  

  在弄清楚家底之后,有关方面不妨综合政协委员的建议,拿出推动转型的具体方案。是彻底变身为公办养老机构,还是市场类的高端老年公寓,需要根据不同机构的性质和资源而定。总的原则是,政府部门需要进一步瘦身,把不该自己占用的资源,归还社会和民众;而对那些已经向市场化过渡的机构,可进行一些政策类的引导,以解决养老领域的供需矛盾。

   从数据来看,北京养老机构的缺口确实很大,政府所属的这些疗养院、招待所等即便全部转型,也未必能解决所有问题。但这么做的意义,不仅在于化解养老领域的问题,也是净化政府形象的必须。所以,我们期待有关方面对委员这一建议的回应乃至行动。

   机关招待所养老院多是占用公共资源,用于养老的公共服务,更加名正言顺;在可行性上,这些机构原先就立足于服务,即便转换了服务对象,软硬件资源都能继续使用。

  

  智库提示社会化养老,不只是养老机构的社会化改制,还包括政府部门管理思维的改变。理念的坎儿能否越过,决定着社会化养老空间的大小。未来中国社会化养老和抗衰老产业将走向科技化、规范化、规模化和国际化的发展之路。

   抗衰老产业化成功三要素:

  1.Anti-Aging Category dynamic and consumer needs

  老年消费者需求与抗衰老行业特点

  2.Anti-Aging Product innovation

  抗衰老产品的创新

  3.Anti-Aging Product benefit and brand equity

  抗衰老产品的优势与品牌的结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